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正文

快穿之媚沉h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谢如意也当即便一脸委屈的说道:“白姑娘,瑞王府可不比乡下,这里是重规矩的地方,你对我如此没有礼数也就罢了,若是对别人也是如此,那岂不是平白让人看了瑞王府的笑话?”

白落落没搭理谢如意,只是看着陆梓恒,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便是没有礼数了,你又能奈我何?”

“你……白姑娘,我知道你对外祖父有恩,但是也不能仗着外祖父就这样肆意妄为吧?”

谢如意见白落落一副不屑于搭理她的样子,一开口还这么嚣张,顿时气的要死,也顾不上维持自己大家闺秀的模样,直接就开口质问了。

白落落却忽而轻笑一声,微微挑眉看向谢如意:“你这话就说错了,我肆意妄为,从来都不需要仗着别人,靠我自己就行了。”

谢如意这下真是被白落落的狂妄和**给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就又一脸委屈的抬起双手抓住陆梓恒的胳膊,然后喊了一声:“表~哥~你看她!”

这一声喊的十分婉转,简直山路十八弯,听的陆梓恒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差点儿把人直接丢出去!不过一看到白落落,便又在心里劝自己,忍忍,再忍忍就好了!

陆梓恒看不惯白落落的嚣张,更看不惯谢如意的矫揉造作,此时便一心想要速战速决。好句20字-15字

于是他也懒得去争口舌之快,直接道:“白姑娘,既然如意一片好心,你还是不要拒绝为好,更何况你既然想嫁进瑞王府,那也早晚都需要适应这些应酬的,你若是害怕,明日我陪你一起去就是了。”

“你陪我去?”

白落落微微挑眉,一双眼睛静静的望着陆梓恒,仿佛能看透人心。

陆梓恒被她这目光看的,心里有点儿别扭,正想说些什么,却见白落落已经移开了目光,同时打了个哈欠,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便陪你走一趟就是,明日记得过来接我。”

见白落落答应了,陆梓恒松了一口气,生怕白落落反悔,于是赶紧说道:“好,那就说好了,我明日便派人过来接你!”

待离开了白落落的院子,陆梓恒便第一时间与谢如意拉开了距离,一改之前为她做主的模样,冷淡道:“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往后还是要与我保持距离为好。”

谢如意没想到陆梓恒这翻脸比翻书还快,当即就泫然欲泣:“表哥……”

白落落没在跟前,陆梓恒可没心思陪谢如意演戏,直接无视了她的眼泪,开口问道:“明日你是打算约在哪里的?”

谢如意眼泪都在眼圈了,却没想到自家表哥这么绝情,不过看他冷着一张脸,便也不敢再多做纠缠了,只好咬了咬唇把眼泪憋了回去,然后答道:“打算去桃花居饮酒赏桃花的,我也约了城中其他姑娘一起。”

“……是”

陆梓恒便点了点头:“那如今便也算上我们吧,明日我也会带上朋友们一起。”

闻言,谢如意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亮,原本的一点怨气也顿时消散,当即便欣然答应:“好呀,那表哥明日便直接带着人来桃花居便是了,我会安排妥当的。”

“嗯,那就辛苦你了,早点儿回吧。”

让人送走了谢如意励志名人名言经典,陆梓恒便回了自己的院子,写了一封信让人给萧景轩送了过去。

等人走了,陆梓恒身边的小随风才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世子爷,您还真打算带白姑娘去赴宴啊?”
陆梓恒挑了挑唇角,笑的像只狐狸:“当然要去,不去的话,又怎么能看一场好戏?”

“好戏?有什么好戏可瞧啊?”随风一脸茫然。

陆梓恒露出了一个微微嘲弄的笑:“呵,谢如意往日最爱缠着我了,看姑母的意思,也是想让我娶了谢如意,然而如今突然冒出个白落落成了未来世子妃,谢如意又在第一时间过来约见,你还真以为谢如意有什么好心不成?”

随风顿时恍然:“您的意思是……表美女说是邀约,但实际上是是打算明日好好整治白姑娘一番?”

陆梓恒弯了弯唇角:“大概吧,虽然不知道谢如意具体打算做什么,不过肯定没安好心就是了,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是,明日啊,必定会有一出好戏……”

这谢如意宴请众人的桃花居,也算是广林城里非常有名的一处酒庄了。

这酒庄在城郊,周围没有别的人家,而是种了漫山遍野的桃树,每到春季,桃花都开的极美,再加上酒庄的桃花酿味道也极好,所以即便是在城郊,客人也总是很多。

不过谢如意作为广林城知府的女儿,她要宴请客人,自然是要包场的。

所以这天早上的桃花居,就显得冷清了许多,一楼一个人没有,而二楼整个大堂里头,也就以谢如意为首的那么七八个女子正坐在一块儿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当然了,这话题也都是围绕着谢如意在转,谁让这些人里头,就谢如意身份最高呢?

“呀,谢美女今日这身粉色衣裳实在明艳,便是与这满园的桃花相比都毫不逊色呢!”

“那当然了,谢美女可是咱们这广林城里一等一的美人儿,哪里有人能比得过?”

吹嘘夸赞不绝于耳,谢如意却始终保持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当然,心中却是得意非常的,听了片刻,这才轻咳一声:“行了,你们说的也太夸张了,让人听了该笑话了。”

跟谢如意关系最好的楚映雪,闻言当即便笑嘻嘻的说道:“谁敢笑话?咱们如意本就好看,我们说的都是实话呢!”

顿了顿,楚映雪又故意说道,“对了如意,听说你昨天见过那个白落落了,怎么样?是不是如同市井传言一般面目可憎啊?”

白落落是最近广林城里最有名的人了,提起她来,其他人自然也都好奇的看向谢如意:“是啊如意,你先跟我们说说呗?免得一会儿见到人,我们没有心理准备,再被她又丑又土的样子给吓到了!”

说着,几个人就都笑成了一团。

谢如意自然是喜欢听别人贬低白落落了,不过她习惯了扮作知书达理的模样,是以即便高兴也不会喜形于色。

只是故意带着几分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个……白姑娘其实长相还是挺好看的,你们还是莫要胡乱猜测了。”

看似在帮白落落说话,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却实则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楚映雪当即就撇撇嘴道:“如意你替她说话做什么?她一个乡野村姑能好看到哪儿去?而且乍然攀上了瑞王府,一会儿还不得穿金戴银的显摆一番啊?”
一旁的柳月霜闻言,便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说道:“哎哟,那可不得了,今日太阳这么大,还不得闪瞎咱们的眼睛?”

“噗……哈哈哈哈,月霜你可真坏,我都笑出眼泪来了!”

众人就这样一面讨论着白落落,一面毫不忌讳的嘲笑着,好像已经看到她窘态百出的模样了一般。

而谢如意则是偶尔虚情假意的帮白落落说几句话,事实上心里十分得意,看吧,大家都知道,白落落一个土包子,根本就配不上表哥,今日便让她看清楚她与表哥的差距!

就在众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却忽然听到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极为好听的女子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哟,赏个桃花而已,几位姑娘这么高兴啊?”

众人一怔,纷纷回头看过去,只见一个面容清冷的女子一脸从容的走上二楼。

她一袭白衣,身上没有多余的首饰,只带了一根素簪子,明明是再素净不过的打扮,可偏偏那一身气质却让人无法忽视,下意识的就会生出几分敬畏来。

再仔细看她的样貌,更是如天宫仙子一般,让人看了便忍不住自惭形秽。

整个二楼一时间鸦雀无声,众人都有些呆住了,似乎有些想不明白,这样气质出尘的女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在这一片鸦雀无声中,谢如意的脸色无疑是最难看的那个,怎么回事?她明明暗地里让人给白落落送去了不少大红大绿无比艳俗的衣服和一堆夸张的金银首饰,怎么今日她一样都没动?

本以为白落落这没见识的丫头,必定会十分喜爱,今日一定会穿来的,没想到居然失算了!

不过倒也无妨,长的再美又如何?骨子里还不是上不了台面的粗鄙之人?一会儿有她好看的!

想着,谢如意当即便起身朝着白落落虚情假意的笑了下,“看我,一时间倒是差点儿失了礼数,白姑娘,快过来坐吧。”

白……白姑娘?

一瞬间,除了谢如意和白落落以外,包厢的所有人都露出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一个个都死死的盯着在谢如意身旁坐下的白落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人不死心,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你……你是白落落?瑞王府的那个白落落?”

白落落便十分好心的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点头道:“嗯,没错,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又丑又土毫无自知之明的瑞王府未来世子妃,白落落。”

众人:“……”

一时间屋里气氛尴尬不已,一个是没想到刚刚的话被白落落听了个正着,另一个则是没想到,被他们贬低成那样的白落落,本人竟是如此的清丽脱俗……

就白落落这模样,别说她们这些人了,便是刚刚被夸成一朵花儿的谢如意,也是及不上白落落半分的。

这会儿纵然没人会想不开的去夸赞白落落的样貌和气质,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没人能昧着良心说一句她长的丑或者气质粗鄙。

相关推荐